落晚风

努力向更高的境界前进

(卷黑)夏天、冰块、薄荷、柠檬与你

甜甜甜甜甜⊙▽⊙

心惊肉跳的软酱:

 


(1)


冷饮店?


什么时候开在这儿的?


卷毛站在冷饮店门口,身上的白衬衫早已被汗水浸湿,透漏出小麦色的肤色。卷毛隔着玻璃都能感受到从中透露的凉意。


明明是酷暑,却没有多少人在店内。


“叮铃”一声,他走进店内,伴着薄荷与柠檬的冷气立刻将卷毛包围起来,将夏天的炎热一点点从身体里抽走。没有人抬头,没有人注意到有这么个大个子走进了店内——包括在吧台后的人。


卷毛缓缓走去,只见一头发略长并且有一点自然大卷的人,团在椅子上,过长的刘海遮去左眼,手指灵敏地操作按键与摇杆,盯着屏幕上的游戏津津有味地玩着。


“这姑娘皮肤真白….但看上去骨架有点大呢。”卷毛歪头看了一会儿。


打着游戏的人并没有注意到来客人,或许她也并不在意有没有人来消费。


“额……那个…姑娘?来份柠香奶茶!”卷毛思虑一会,在周围柠檬和薄荷的香味促使下,选择了这款奶茶。


正在打游戏的人明显愣了一会,将游戏暂停后幽幽地说了一句:“你才是姑娘呢!我可是纯爷们!”将手柄丢到一边,慵懒地起身,准备奶茶去了。


——把人性别认错了!丢脸丢大发了!


卷毛尴尬地站在吧台前,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道歉但似乎不是时机,只好望向屏幕上的游戏,试图找到一些共同语言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唉?你也玩这个游戏啊?”


“嗯,怎么了?”纯黑背对着卷毛,将柠檬切开,顿时店内的柠檬味更浓了几分。


“我总有一关过不去,总是死在那儿,我都快郁闷死了。”


“哦?等会跟我讲讲。”


直到卷毛衣服干透,纯黑才转过身,捧着一杯奶茶,冰块漂浮在淡褐色的奶茶中,时不时露出一张清澈透明的小脸,与杯壁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钱塞在台上箱子就好。”纯黑说完又团坐在椅子上,却不忙着开始游戏,而是一脸饶有兴趣地看着卷毛,眼睛半眯着,仿佛看到猎物掉进陷阱的猎人。


卷毛没想太多,这天气他实在是热得受不了,捧起杯子就喝了一大口。


“唔——咳咳咳——咳咳!你!咳咳!!放了什么东西!呛死我了!”辛辣的味道瞬间充满舌尖,直逼得卷毛涨红了脸,被难以下咽的“奶茶”呛出了眼泪,急忙用一只手捂着嘴,另一只手急忙掏出纸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伙子你这就是活该!这叫薄荷,白痴!加多了一点点而已,瞧把你呛得,哼,渣渣!”纯黑说完转过身子开始游戏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腹黑,我不就是把你认成女孩子了嘛这有什么唔——”


“白痴你小声点!丢不丢人!”纯黑从椅子上跳起,急忙捂住卷毛的嘴巴,然而他并不够高,只好踮起脚伸长手使劲捂着。


感觉气氛有点不对,俩人尴尬地回头看看店里少得可怜的顾客,顾客也一脸尴尬的看着他俩,纯黑涨红了脸,狠狠地锤了一下卷毛,坐回椅子拿起手柄什么都不说了。


“哎呀我错了还不行嘛!”卷毛觉得自己有点过了,钻进吧台里,蹲在纯黑身边说。


然而纯黑并没有理他。


卷毛挠了挠他的一头卷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视线转移到屏幕上纯黑操纵的人物,明明坑到令人抓狂狂骂不止的关卡,到了纯黑这却轻松自如地结束了,出人意料的帅气打法,行云流水般的格斗,就像在看一部欧美动作电影一般。


“哦!好厉害!!原来是这么过的!”卷毛惊叹,眼中散发出崇拜的目光。


“哼哼,我可是大神!我好歹是做游戏攻略的人。”句尾的语气似乎在炫耀着什么。


 “大神求教一下呗!”


——终于回答我了,应该是不生气了吧,卷毛想。


听卷毛这么一说,纯黑不禁骄傲地笑笑:“既然你这种渣渣这么说了我就大发慈悲教教你。”纯黑保存了当时进度后打开了另一个存档,所有的一切重新开始:“喏,这里,会有两个拿霰弹枪的敌人跳出来……杀了之后记得看楼上,偶尔会刷出来一个小兵…”细细的讲解,严谨且熟练。


真是个大神啊!憧憬和仰慕一瞬间充满了卷毛的心脏。


卷毛拿起吧台上的“特制”柠香奶茶,轻抿一口,薄荷与柠檬的味道相互碰撞。


夏天的味道。


 


(2)


“叮铃——”


悠长的铃铛声,纯黑向门外望了一眼,一个白色衬衫的身影。


“来了?”


“今天玩什么?”


“嗯……美国末日吧。”


“我帮你开游戏,我要按惯例!”


“去你丫的就知道来我这蹭吃的。”纯黑起身去准备卷毛经常点的柠香奶茶。


卷毛被嫌弃了也不难过,也倒乐滋滋地,趁着游戏正在加载,回头看纯黑,黑色的短T恤,与手臂的雪白相互衬映。他的长相并不出众,但也算得上清秀。


“看什么呢小伙子,你都没加入军团白痴!”纯黑端着奶茶放在卷毛身边。


“咳,没啥。”


俩人打了一会游戏,赢了几局,结果突然断线了,只好再重新等待战局。


“哎,纯黑,你…喜欢夏天吗?”


“哈?当然不喜欢。”


“哦——哎哎哎!成了!”卷毛本想继续问下去,但游戏开始了。


奶茶里的冰块慢慢化开,融进柠檬与薄荷的淡香中。


卷毛还是个高中生,只有在晚自习前偷溜到纯黑的店里玩游戏蹭空调,有时候遇到周末,就干脆连晚自习都翘掉了。


卷毛不知道为什么总往那跑。


也许是喜欢那里的薄荷与柠檬的气息吧。


也许是喜欢那里的特制冷饮吧。


也许是喜欢有人能跟他联机打游戏吧。


也许,


是喜欢进店门后看到在吧台内的屏幕前猫着腰团坐在椅子上打游戏的人吧。


与纯黑相反的,卷毛喜欢上了夏天。


 


 


(3)


夏日逐渐逝去,绿了一个夏季的树叶终于被阳光烤的枯黄,逐渐飘落,在地上铺成一层薄薄的秋色。


卷毛像往常一样朝着冷饮店奔去,临近期末,学校防止学生跑到校外的惩罚越发严厉,校长还亲自在校门站着,两腿一站一叉腰,脸上严厉之色不比城管逊色几分,在学生眼里这活脱脱就像一个土匪头子。


今天校长出差,卷毛和几个好哥们打声招呼就偷偷溜了出去,好几天都没有见到纯黑了,也没跟他说一声,会不会生气呢?卷毛快步走向冷饮店,心里胡思乱想着。


走到门口,没有以往的昏暗灯光与柠檬薄荷的香味,紧闭的大门着实让卷毛吃了个闭门羹,门口厚厚的一层落叶,似乎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


什么情况?卷毛愣在门口。


转身问隔壁店家,店家说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知道这家店很久没有开了。


他走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呢,卷毛望着店铺门口,踩着嘎吱作响的落叶离开。


 


 


(4)


冬季悄悄的来,混着余秋的落叶下起雪来。


卷毛正度过他高中生活的第一个冬季,偶尔出门也会绕个远路在他熟悉的店门前望一望,每次路过总希望看到门口亮起昏暗灯光。那灯光仿佛能温暖人心,直把卷毛从这严寒拉到酷暑。


到他们初见的那个夏天。


 


 


(5)


春天,店门仍然关得严严实实。


不透一丝暖意。


卷毛在其它奶茶店里买到了柠香奶茶,喝了一口,味道是一样的,但是为什么没有觉得那么好喝?


 


(6)


炎热的夏季又来了。


知了聒噪的声音不绝于耳,树木在春季抽出的嫩芽在夏季舒展开,撑起一片绿荫,却也抵挡不住夏日的热浪。


依旧是被汗浸湿的下午。


卷毛漫不经心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走过了冷饮店也不像以往回头看——毕竟无论看多少次大门总是紧闭着的。


但是卷毛总感觉身后有一种他很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很久以前的夏日也曾经有过。


与杯壁碰撞的冰块、呛人的薄荷、酸爽的柠檬。


卷毛慢慢回头,与正在门前扫地的纯黑正好来个对视。


纯黑愣了一会:“啊,你是那个……”话未说完,已被对方一个熊抱圈在怀里,暖烘烘的。


卷毛低头,轻轻在耳边说:“纯黑,我好想你。”


“哎——哈?滚滚滚离我远点!”纯黑推开这个一身汗的高个子,耳朵羞红,眼神躲闪,窜进店里。


清新的、熟悉的气味,搂在怀中是多么地令人开心。


“纯黑!我们玩最近新出的游戏吧!”卷毛温柔地笑着,走进店内,熟悉的香气萦绕在身旁。


夏季来了啊。


 


 


(7)


 “纯黑,”卷毛喝了一口奶茶“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哈?在家里写攻略去了。”


“你怎么不来店里写?不都一样嘛?”


“夏天家里太热,来帮亲戚看店,顺便挣外快。”纯黑轻描淡写地说。


——但是我想见你。


卷毛这么想,但并没有说出口。


管他呢,卷毛低头笑笑。


只有夏季能与你相见。


“真像一期一会呢。”卷毛脱口而出。


“白痴,一期一会不是这么用的。”


 


 


(8)


时间灰溜溜地溜走,一转眼已经是高三结束了,卷毛马马虎虎地考上了一个三本大学,他倒是乐滋滋。


整个暑假都窝在纯黑的冷饮店里,每天雷打不动地报道,在纯黑那蹭吃蹭喝,空闲时联机调戏纯黑以及反被调戏,就是俩人的日常。晚上帮纯黑收拾店铺后,叫醒趴在桌子上睡着的纯黑,之后在冷饮店门口,俩人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卷毛踩着街道上稀少的落叶,秋天要来了吗?


秋天快来了,卷毛心中期待着下一个与纯黑的夏季。


仍旧是冰块、薄荷和柠檬相撞的夏季。


 


 


(9)


“叮铃——”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卷毛踩着夏日最后的阳光,穿着他俩初次见面的那件白衬衫走进了冷饮店。


“渣渣睡过头了是吧?冰块都化了。”纯黑头也不抬,手柄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


“不是,我——”卷毛急忙解释。


“你好,我要一杯招牌奶茶和一份红豆冰沙!”在吧台外的顾客思虑良久才缓缓说道。


“喏,去吧,人家叫你。”


“为什么是我——”


“你迟到了。”


今天生意异常好,等卷毛空闲下来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纯黑早已趴在桌上熟睡,呼吸平稳,过长的刘海遮掩着半边脸。卷毛搬来椅子坐在纯黑身边,就这么呆坐着,时而看看纯黑,时而看看店门前来往的路人,门外传来悠扬的吉他声。玻璃将两个世界隔绝,隔绝了永恒与时间。


日光西斜,下午的时光就在吉他声中悠扬流去。纯黑醒来时卷毛正好提着两份快餐回来,身上带着被阳光烘烤过的气息。


“喏,这份你的。”卷毛轻放在纯黑面前,看着慵懒如猫的他。


“羊排?”纯黑用筷子戳了戳。


“今天请你吃顿好的!怎么样感谢我不?”


“边儿去,你蹭了我多少杯奶茶我都没记数,感谢你妹。”


俩人并排坐着,各自趴着饭,默默无言,就像做了很多年的朋友一般,即使不说话也不感觉尴尬。


“对了,”卷毛抬起头“我过几天就要去大学报到了,今天在家收拾行李,所以来晚了。”


“哦?挺不错啊小伙子,你整天逃课还考上大学,有前途。”波澜不惊的语气。


“但是,”卷毛吃了几口饭“可能以后不会回来了,家里人的意思是打算让我在那边定居和生活,所以——”


 “所以你今天是来和我道别的?”纯黑放下筷子,被刘海所遮掩的侧脸看不出表情。


“差不多就那意思。”


“我吃饱了。”纯黑起身,也不收拾桌子,如同往常一样团在椅子上准备打游戏。


一瞬间气氛冷了不少,卷毛什么都没说,默默收拾好桌面,坐在纯黑身边联机玩游戏。


他俩之间没有再说话,但即使没有交流,游戏中的合作却是完美无缺。


不知不觉已经深夜,店内只回响着手柄嘎吱声和游戏音效声,困倦逐渐侵扰卷毛的行动,然而他并没有打算离开。


纯黑也没有说一句话。


“生气了吧?那么我今晚晚点走吧。”卷毛这么想。


任务突然因为卷毛而失败,没有以往的嫌弃和嘲讽,纯黑放下手柄,说:“我给你做杯奶茶去。”


 “嗯?哦,好!”原来没生气吗?还好还好。


等纯黑回来后,却又像刚才那般沉默着。奶茶透过杯壁散发出的冷气让气氛越发压抑。


再一次失败后,冰块早已化成水,它原先存在的形状无处可寻。


卷毛没有按再次开始,而是沉默了一会儿后,说:“纯黑,我…准备走了…”


“嗯,我知道。”


“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


“我想说…我…”


“我去给奶茶加点冰块。”纯黑捧着冰凉的奶茶起身离去。


果然还是不行啊…我说不出来…一旦说出来一定会被讨厌的吧?


一定会被讨厌的。


“我回来了,陪我玩最后一局吧。”


“好。”


这一局,俩人各怀心事,但是却打得格外地好。在看剧情的时候才知道下一场便是boss战。因为合作得很好,很快就通关了,接下来就是后续的剧情了。


这时卷毛发声:“纯黑,你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那次吗?可逗了,我居然把你当成女孩子!”


“当然记得,就你能把我看成妹子了。”


“谁让你头发那么长?不能怪我!”


“嘁,不怪你怪谁,眼神不好就乖乖走盲道小伙子!”毒舌劲未减去丝毫。


卷毛无力反驳,只好看最后的剧情。


“结局真美好,俩人又在一起了,”卷毛感叹一句“现实中应该不会这么顺利吧。”


纯黑拿过卷毛喜欢的柠香奶茶,用吸管轻轻搅动,冰块再次发出悦耳的碰撞声。


良久,纯黑幽幽地说一句:“那可不一定。”说罢,喝了一口奶茶,嘴中留下一小块冰,没有等着它慢慢在嘴中融化,而是直接吻上了卷毛,让卷毛猝不及防。


冰块在两人嘴中推搡着逐渐融化,拌着少许薄荷的清爽和柠檬的清香。纯黑和卷毛玩儿推冰块的游戏,即便冰块已经化成了水在舌尖盘旋也不停歇。纯黑作为主动的一方,不太清醒地攻城略地。卷毛虽心中吃惊,也仍不愿相让。打烊以后昏暗的店里,取代游戏手柄噼里啪啦响的是缠绵细腻的亲吻声,唇齿的交融如同杯中奶茶,给人的感觉从一开始的生涩辛辣到最后化为香甜奶味,让人不得不留恋。


一吻将毕,纯黑原本搂着卷毛脖子的手早已无力地挂在卷毛的脖子上,用最后的清醒来后悔自己的主动,原本是青涩的吻却变得火热起来。稍稍推开卷毛,俩人唇舌分离,扯出一段银丝。纯黑跨坐在卷毛腿上。羞红的脸,略带雾气的眼眸,怎么看怎么诱人。


两人对视良久,待纯黑平复呼吸,才发觉这样的坐姿是有多尴尬。


“我——”纯黑眼神开始躲闪,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低下头。


“真是香甜的冷饮,”卷毛说“我能再点一杯吗?”


纯黑大惊,未等他同意,卷毛捏着他的下巴,迫使纯黑的嘴唇张开,然后开始肆意侵略,不放过嘴中的每一寸地方。纯黑身体向后倒,单手撑着椅子,卷毛则是一副侵略者的模样向前压去,逼得纯黑无处可逃。


我喜欢你,我爱你,这种心情总算是传达给对方了吧。


这是今天晚上最完美的结局。


 


 


(10)


“白痴,你知道我考的大学在哪么?”


“哪?”


“济南。”


 


 


我最厌恶的便是夏天


但是我唯独爱穿着白衬衫的你


 


 


 


 


 


 


终于发出来了,这篇文我磨了3个星期......


感谢鸢河、良繾、陆袭、折葵、银筱这五位姑娘的意见和捉虫


感谢鸢河、良繾、陆袭、折葵、银筱这五位姑娘的意见和捉虫


感谢鸢河、良繾、陆袭、折葵、银筱这五位姑娘的意见和捉虫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真的十分感谢,和大家讨论文章改动的时候也学到了很多!感觉收获良多!也很开心!


(但是后面自己懒了就没有多改动(喂


还有!吻戏那一段!!是鸢河写的!!!是鸢河写的!!是鸢河写的!!


原来的那一段,我...太烂了...无从下手...只好全段都改成鸢河的了......好丢脸......


踩在夏天的尾巴写了这篇文,和大家合作,很开心!


总之欢迎捉虫,希望大家观赏愉快!


谢谢观看哟w



评论
热度(102)
  1. 尾巴低头吃便当心惊肉跳的软酱 转载了此文字
  2. 尾巴低头吃便当心惊肉跳的软酱 转载了此文字
  3. 落晚风心惊肉跳的软酱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甜甜⊙▽⊙

© 落晚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