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驰Mob

咸鱼画画的

【Kongjay】意外

这是邪教!我中毒了!

A.N.I:

【Kongjay】意外




对不起我是标题废(´・ω・`)


这对真的好萌,被喂安利后就出不去了,脑动太大只好发泄一下了


顺带一提,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写什么(x


这根本是邪教,太可怕了...(所以大家快来啊来啊ヽ(✿゚▽゚)ノ




杰森最近很奇怪,这是所有近两个月来有和他接触的人所得到的共识


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就只是...变得不那么满身都是刺了


大家都觉得可能是他想开了,而且这是好的改变,所以也没什么人去在意


甚至还为他几乎不再杀人而感到欣慰---所以事情也超乎了他们的意料




杰森会认识孔克南完全是一个意外


天知道那时他只是追着一个大毒枭来到中国,不料在这个有着十三亿人口的大陆上迷了路


''这真是太蠢了...''


他迷路了


杰森绝望地看着手机的电量耗尽而关机,迷茫的坐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他感受的到周围的人群朝他次来的视线,中途似乎有几个人想试着和他搭话,却总在看到他那''颇具时尚感''的头罩后放弃


就在他开始思考要不要去抢个充电器,否则自己不仅要跟丢毒枭更要曝尸街头时,有个年轻的学生出声叫住了他


''那边那个头上戴着...嗯..大红桶的先生,请问你需要帮忙吗?''


一口流利的中国腔英语,很好,杰森决定先不计较他把自己的头罩叫成大红桶的诗里举动


''…...如果你可以借我手机充电器的话''


''当然!''


看起来大约16、7岁的少年一口答应,挂起他自认最友善的微笑


''如果可以的话,我家就在附近,介意跟着我一起来吗?''


''...不会''


杰森犹豫了下,还是选择在这个陌生的大陆上接受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学生的帮助是个不算太糟的选择,更何况他身上还有不只一把的枪,对付一小个人口贩子集团都绰绰有余了,只是枪不能用来充手机的电,杰森在内心感叹了下,跟上了他的脚步




孔克南已经观察那个头上戴着大红色水桶的可疑人士好久了


他一开始以为是什么新的反派,后来仔细想想没有哪个反派会选择在放学时段呆坐在便利商店外面而什么都不做,于是他决定向前去发挥他日行一善的精神


''那边那个头上戴着...嗯..大红桶的先生,请问你需要帮忙吗?''


该死,他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红桶先生,这是孔克南耗尽脑细胞后决定的昵称,当然只是在心里说说而已,在红桶先生站起来后,他立马观察到他比起一般外国人还要更加的高大一些,身材也更结实了不只一点


他决定还是要在内心对这个红桶先生抱有着一些警戒心...但是谁在乎呢?他可是超人,区区一个红色的水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损伤的,对吧?


然而此时的孔克南完全忘记了现在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的不是一个红色水桶,而是一个身高一百八以上,重达两百磅的魁梧大汉




''就是这里了''


领着红桶先生进入自家不算大的公寓,暗暗感叹下还好母亲和她那些三姑六婆的好友出去长期旅行了


''需要一点水什么的吗?红..先生?''


硬生生地把差点讲出的昵称憋回肚子里,孔克南很高兴的看到红桶先生一脸不以为意的样子---即使他带着桶子而根本看不到表情


''杰森''


坐在沙发上的红桶先生抬起头,对着他说


''那是我的名字''


''...孔克南..你可以叫我克南,至少我朋友都是这么叫我的''


他完全不认为把一个刚认识十分钟多的陌生人称做朋友是多么奇怪




于是他们就这么熟起来了


很突然,也很奇怪,在发现杰森身上有不只一点的钱后,孔克南惊喜的带着他吃遍的整个上海的点心,天知道再给那个大红桶喂食后就突然变得温驯了起来呢?


在杰森还待在上海搜查毒枭的行踪的这段时间,他们几乎每天都会见面,也许是放学后,也许是早上一起吃个早餐,作为一个向导,孔克南极为的称职,杰森甚至还脱下自己的头罩给好奇的孔克南把玩


''所以,你还会再这里待多久?''


''也许三天,也许三个星期,又或是三个月...都有可能''


他们肩并肩坐在顶楼上,啃食着街角的百年老店所卖的肉包子,一边进行着它们的谈话


''你在找东西吗?你知道如果你需要帮忙你可以告诉我的''


即使孔克南没有告诉杰森自己就是那个每天不分昼夜打击犯罪的上海超人,但也不代表他不会用超人的力量来帮助这个认识不到一星期的好友


''不...我想这方面你帮不上忙...比起这个,我饿了''


一把夺下正被孔克南摧残的可怜头罩,他直了身子站了起来


''你不带红桶较好看''


孔克南伸出手胡乱地挥了挥,尝试着把头罩抢回手中


''这是头罩,而且这很时尚好吗?你一定没有在关注国外的流行''


''别把我当白痴了,杰,就算我是个流量总是不够的穷学生,我至少还是知道在头上戴个大红桶绝对不是现在的潮流''


''...所以你现在是他妈想要怎样?如果你也想要一个的话,我在这没有备用的''


''...我想要你不要总带着头罩''


他无辜的耸耸肩,乌黑的眼睛直视着杰森


''你现在又关心起我的流行了?你让我想到一只烦人的小蓝鸟''


''不是,只是想告诉你不要糟蹋了你那一副好面孔''


''…...''


最后杰森还是把头罩送给了孔克南




他们发现彼此的身分时无比的尴尬,但要不是这次意外,他们也许永远也不会坦白


''...克南?''


是杰森先认出他的


''...杰!!!''


它们面面相觑,尴尬的对望着,其中一个还飘在天上


''...这些人,是你打倒的?''


孔克南飞了下来,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在杰森听到有那个毒枭的消息后急忙赶了过来,谁知道一来只看到一群人个个负伤瘫倒在地上的景象,包括他追查了快要一个月的毒枭,中间站了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衣,胸前有个大大S的中国版超人


''唉......对''


''你是超人?你真该好好换个伪装,一副平光的老土眼镜根本遮挡不了什么''


他真不能了解这群氪星人到底为什么认为能靠一副眼镜就能隐藏自己的身分,更让他不解的是到目前只有自己一个人揭穿他


''我觉你没资格说我...你头上那个是转角那间面包店的纸袋吗?你甚至只挖了两个洞''


''首先,拿走我头罩的人是你,第二,先认出你的是我''


他竟然无从反驳,摆出无奈的神情,孔克南从口袋掏出钱包,开口说道


''所以...你现在想要吃点什么吗?''




在卸下装扮后,他们两个坐在转角那间面包店旁边的路边摊吃着凉面


''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是个义警!''


''我觉得这话应该要是我说才对?【超人】先生?''


满意地看着孔克南慌乱的神清,杰森被孔克南猛然的遮住嘴,他拼命的比着''嘘''的手势


''小声一点!大不了我们等等去吃个消夜?我带你去买个臭豆腐''


''有何不可?''


他真不敢相信在知晓彼此的秘密身分后他们还是和之前一样的相处




''所以...你身为一个普通人却一直在和那些超能罪犯战斗?''


他们两坐在老地方,平常的就像之前的每个夜晚


''哼''


敷衍了下他,杰森喝了口被他称为''豆浆''的白色水状物,嗯,不错喝


''哇啊...是谁教你那些技巧的?''


''...你介意听个很长的故事吗?''


''我喜欢听故事''


''好吧...在我小的时候------''


杰森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毛病,但是他就这样把这十几年间的所有事吐露给身旁的人


包括他刚苏醒时内心的迷茫,发现小丑还活着时的愤怒,以及现在冷静下来后的迷惘


---甚至是他曾杀过无数的人,就算刚讲完他就后悔了,至少他知道孔克南是个很好的听众


''...好吧,这比我想的还要沉重了不只一点''


''我没说这是一个欢乐的故事''


''至少你是一个很棒的说书人''


他眯上眼睛,感受到清晨的微风抚过他的脸颊


''我不会告诉你不要去杀什么人...因为我也常常想要这么做,也曾这么做过''


无视旁边投来惊讶的目光,孔克南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你知道,有时候,当你拥有力量的时候...刚开始不是很能完全的去控制他''


''我也曾经觉得自己没有做错,直到我发现那个死在我手下的连环强盗杀人犯有三个不到五岁的小孩,还有一个重病的母亲,我才醒悟到,即使一个人该死,也不该是死在我的手下---我无法给他们一个交代''


他苦涩的笑了笑,那个表情是如此的令人心痛


''媒体们是怎么说我的?英雄,义警,神又或是超人,但我该拿什么来见那些被我伤害的人?''


'''…...这些道理我都知道''


''不过,你只需要知道,不管你会不会杀那些罪犯,你还是我的朋友,我的杰,我的红桶先生''


''奇怪的人,说了这么多大道理后还告诉我这无所谓''


''你也一样,红头罩?认真的?就没有更好的名字吗?''


''我以为我们讨论的重点不是在我的名字上?超人先生?''


''嘿!撞名可不是我的错!而且前面还有上海两个字''


他们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


''...所以,你要走了吗?''


''嗯''


追查至今的毒枭已经解决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我们...还可以再见到面吗?''


''嗯''


''…...真的那么急着回去吗?''


他轻轻扯了扯杰森的夹克,不悦地低声呢喃着


''我在这里多待一天,那里的罪犯就多猖狂一天---更何况,这里已经有你了''


''在这种时候我真希望我不是上海超人...''


''你可是超人?飞去美国找我又会有多困难?''


杰森从口袋掏出一张便条纸和一支笔,写上自己最常待的几个安全屋后交给孔克南


并递给他一把通用的钥匙


''这是地址,如果你有空的话,我不反对你来''


''...我就当这是你的欢迎了''


宝贝的收好纸条,孔克南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衣服,他知道,这就是它们最后一次在这里会面了


''天亮了,我想你得要回家了对吧''


杰森很不想承认他居然有那么一点担心孔克南不会来安全屋找他


''这不会是最后一次见面的,但是还是...再见''


他挥了挥手,飞上天空,红色的身影随着日出的升起渐渐消失


''再见...''


杰森低声呢喃着,随即转身离开




两天后,杰森回到了美国


四天后,孔克南来到了哥潭


五天后,上海超人加入了正义联盟


一个星期后,他们再次见到面




同场加映:


两个月后,他们出柜了(X



评论
热度(158)

© 张驰Mob | Powered by LOFTER